又一批公司IPO撤材料,这次原因有何不同?

来源:admin日期:2021/05/23 浏览:76

  作者: 黄思瑜

  [ 王骥跃表示,目前,IPO总排队家数逾700家。当注册制来临,审核效率提高,审核的实质性判断减少,IPO似乎变得更容易了,就必然会激励一些尚不成熟的公司来申报。 ]

  在16家被抽中现场检查的IPO企业撤回材料之后,近期又有多家注册制板块IPO企业因撤回材料而终止审核或终止注册,这是现场检查威慑效应起作用吗,还是企业因自身问题折戟?

  3月3日,创业板德盛利、五一管业2家公司因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而终止IPO。3月2日,科创板朝微电子、尚沃医疗、开创环保3家公司因撤回材料而终止审核,慧翰股份则因撤回材料而终止注册;创业板的星邦智能、中消云2家公司因撤回材料而终止审核。

  这其中,开创环保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称,撤回IPO材料是因为该公司战略调整。另有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已提交注册的慧翰股份撤回材料,可能主要是因为证监会对其利润指标不太满意,认为利润持续增长性存疑。

  整体而言,多位受访人士认为,这两天又陆续出现多家IPO企业撤退,主要还是因为当前沪深交易所IPO排队审核企业数量较多,近期的现场检查威慑力显现,吓阻了部分申报者。这些被“吓退”的排队企业可能是在某些方面规范性还没有达到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中介机构的底稿尚不完善。

  又有8家企业撤回材料终止IPO

  近期,注册制板块掀起IPO企业撤退潮。

  3月3日晚间,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下称“深交所”)披露信息,创业板的五一管业、德盛利分别于今年2月26日、3月2日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深交所根据相关规则终止这两家企业的IPO审核。

  这两家公司IPO申请均是在2020年7月底获得受理,一个月后的8月底进入问询环节,在2021年1月份回复了深交所的审核问询。

  在16家被抽中现场检查的IPO企业撤回材料之后,近期因撤回材料终止IPO的企业数量当数3月2日最多,这一天科创板和创业板一共有6家IPO企业因撤回材料而终止审核或终止注册。

  这其中,科创板的朝微电子(3月2日)、开创环保(3月1日)和创业板的星邦智能(2月26日)、中消云(2月27日)均是在进入问询阶段之后撤回IPO申请材料,申请撤回的时间在2月26日~3月2日之间。

  科创板的尚沃医疗和慧翰股份稍显特殊,前者已在2020年9月29日过会,3月1日因保荐人撤销保荐而终止审核;后者则是在2020年8月26日提交注册,2021年2月22日申请撤回注册申请文件。

  前资深券商保荐代表人王骥跃对第一财经称,近期持续出现多家IPO企业撤回材料,主要是因为当前IPO排队数量较多,公司质量和申报材料质量有所下降,为了严把入口关,审核力度加大,现场检查的威慑力也随之加大,部分申报者由此被“吓退”。

  “感觉现在每周下发批文的数量较以前多,主要是因为存量IPO申报企业太多,监管也可能担忧会影响审核质量;另一方面,从二级市场来看,优质的企业其实相对较少,以去年下半年IPO定价较低、一些新股在后面出现破发等现象可以窥探一二。市场对企业的经营实力要求越来越高了,上市也不一定能融到很多钱了,投资者打新也不再是稳赚了。”一位拟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称。

  王骥跃表示,目前,IPO总排队家数逾700家。当注册制来临,审核效率提高,审核的实质性判断减少,IPO似乎变得更容易了,就必然会激励一些尚不成熟的公司来申报。这些公司本身尚未发展到适合上市的阶段,尚存较多规范性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有的是申报材料质量不高,原本计划2022年才能做好准备的公司,突击赶材料2020年底就申报先排队了,期望着问询过程中逐渐完善材料质量。

  “去年中介机构手上IPO项目特别多,但其实人员分配上也特别捉襟见肘,这样实际投入到每个IPO项目上的人员精力也较少,项目的质量也便难以保证,监管层可能也是想以此来敲打下中介机构,以提高业务水平。”上述拟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称。

  在王骥跃看来,现场检查和现场督导的目的,并非为了要查出问题,而是要震慑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要清理“堰塞湖”。

  就在2月26日,沪深交易所回应IPO被现场检查“吓退”一事称,对于现场检查进场前撤回的项目,如发现存在涉嫌财务造假、虚假陈述等重大违法违规问题的,保荐机构、发行人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决不能“一撤了之”,也决不允许“带病闯关”。

  到底存在哪些问题?

  IPO企业和中介机构纷纷撤回材料,到底有多经不起查,基本面又存在哪些问题?

  以尚沃医疗来看,1月2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发布,对尚沃医疗及其保荐代表人予以监管警示的决定。

  经查明,尚沃医疗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过程中,存在信息披露不规范情形。

  2020年11月3日,尚沃医疗更新了审阅数据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披露,2020年1~9 月,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63.10万元,同比下降23.19%;实现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1512.05万元,同比下降36.99%。

  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认为,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披露的经审阅营业收入、净利润与此前披露的预计数存在较大差异,同比变动趋势亦由预计增长变为下降,且下降幅度较大,发行人未同时对上述重大差异情况进行合理说明。

  尚沃医疗回复称,部分经销商申请对原定于9月执行的合同订单进行延期、取消或终止,系造成实际数据与预测数据存在差异的主要原因。

  但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表示,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召开前,尚沃医疗部分在手订单已出现延期,但在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提出主要问询问题时,尚沃医疗未能准确告知订单变化情况及对其经营业绩的影响。同时,在发现在手订单变动导致经营业绩与此前披露的预测数据存在重大差异后,尚沃医疗也未主动、及时向交易所报告,而是直接更新了招股说明书相关数据,经监管督促后才出具专项说明,履行信息披露职责不到位。

  相较尚沃医疗信披不规范,据第一财经了解,慧翰股份在上市“临门一脚”撤回材料,可能主要与利润有关。

  根据招股说明书,慧翰股份在2017年度~2019年度分别实现营收3.27亿元、3.03亿元、2.7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86.75万元、890.66万元、2518.27万元。

  该公司同时称,汽车行业以及零部件行业受到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2020年以来公司收入和利润同比降幅较大,2020年1~6月营业收入和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下降38.41%、71.97%。

  “如果未来下游乘用车行业继续调整,行业智能化发展的速度和进度不及预期,公司不能有效拓展更多的整车厂客户以及下游物联网行业的客户,未能研发出比竞争对手领先的产品,公司将存在收入下滑和经营业绩较大波动的风险。”慧翰股份提示风险称。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从目前的财务数据看,确实还不够好,慧翰股份也是希望今年能把营收和利润都做得更高一些,比如想做一些海外出口业务。”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