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银行分析系列5:中关村银行,投贷联动贷不动

来源:admin日期:2021/03/05 浏览:64

在19家民营银行中,中关村银行定位独辟蹊径,支持初创企业融资,走投贷联动的路。美国硅谷银行自90年代开辟出这一独特路径,因此“投贷联动”常被称为硅谷银行模式。2012年硅谷银行试图抓住中国科技发展契机复制“硅谷银行模式”,和浦发银行出资50%成立浦发硅谷银行。2017年成立的中关村银行深处中国硅谷,但这两个打上硅谷印记的本土银行,投贷联动有点贷不动。

1

先讲投贷联动模式

顾名思义,投贷联动以“信贷投放”与“股权投资”相结合的方式,通过相关制度安排,约定可以把贷款作价转换为对应比例的股权期权(认股权),当融资企业通过IPO、股权转让、或者被并购等方式实现股权溢价后,可由风险投资机构抛售所持的这部分股权,从而实现收益共享和分成,由投资收益抵补信贷风险。从供需双方来说,投贷联动是个好东西。

初创企业需要钱。一是成本低,相对风险投资的股权稀释来说,仅承担利息支出的贷款无疑成本很香,而且控制权在自己手中;二是放款快,风投的钱通常会分批次给付,贷款则一步到位;三是救命钱,对于发展扩张急需继续资金的初创企业,贷款通常能延长资金周期,成为下一轮风投前的救命稻草,。

银行需要新客户,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主要靠赚取利差的银行面对较大挑战,需要开拓新的信贷用户。且传统抵押贷款模式下很难获得贷款的创业公司,为对冲风险投资带来的股权依稀,即便贷款利率较高,也愿意拥抱贷款资金。尤其对于中关村银行这类没有先发用户基础和地域优势的民营银行,切入初创企业这类传统信贷很少顾及的新用户群体,是一个成功率相对更高的赛道。

投贷联动的关键在联动:大部分情况下,已经获得风投的企业才能获得风险贷款,获得贷款的创投企业更易获得风投,这是一种互动背书,贷款和风投形成共生的良性循环。这也是银行面对无抵押、无漂亮现金流的高风险初创企业,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风险定价问题的关键,贷款利率高到多少?利用投贷联动认购多少股权?股权怎么定价?银行和融资方如何达成双赢?背后的答案都是对初创企业以及所属行业的深刻理解。

2

再讲硅谷银行的成功

成立于1983年的硅谷银行,在90年代转型,专业为软件、硬件、生命科学、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的科创公司提供融资。根据财报,2019财年硅谷银行净利润为11.37亿美元,营业收入为33.18亿美元,同比上涨25.73%。

银行是经营风险,赚取利差的企业,成功有两个关键点:利差到位、风控过关,硅谷银行也不例外。利差方面,硅谷银行贷款都是对公存款,75%的存款为0息存款,剩余存款也均是低息。2019年硅谷银行的净利差高达3.51%,2018年为3.57%。

风控方面,硅谷银行有三个经验:一是认知,90年代就进入这一赛道,据称80%硅谷初创企业都接受过硅谷银行的风险贷款,名单里不乏facebook这类由当年小怪兽成长起来的顶尖企业,庞大的客户群和跨越周期的深耕,对初创企业和科技行业形成了深远认识。

二是联动,硅谷银行金融集团内部还有风投业务,和银行业务并行,风投先行,贷款跟进,通过自家风投进行贷前背书,信息不对称风险得到最大对冲,且搭便车节约了运营成本。

三是共赢,除了直接给初创企业贷款,硅谷银行还给创投公司贷款,选择和大量VC\PE做合作伙伴,通过这些合作伙伴探寻了解更多的初创企业,形成银行和风投良性循环的共生生态。2019年,硅谷银行不良率仅为0.31%。

3

后讲投贷联动在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四十三条明确禁止商业银行对企业的直接股权投资,直到2016年银监会、科技部、人民银行印发《关于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创新力度开展科创企业投贷联动试点的指导意见》,作为官方背书,以试点方式松了口子。试点银行里包括浦发硅谷银行,也包括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2012年即已成立浦发硅谷银行,希望将投贷联动模式在中国市场复制。但数据看起来并不乐观。根据2020年浦发硅谷银行发行同业存单时的财务数据,2019年,浦发硅谷银行资产规模仅172亿,全年营业收入为2.85亿,利润为负尚在亏损,同时不良率为1.46%,明显高于硅谷银行。

最后看中关村银行,情况也不明朗。成立于2017年的中关村银行,立足中关村地区——中国第一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被誉为“中国硅谷”——空间上占据了投贷联动的最佳地利。在中关村银行的产品介绍里,有醒目的投贷联动产品“认股权”贷款产品。截至2019 年末,中关村银行总计贷款63亿,累计为1800余家科技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累计为科技型企业发放贷款41.43 亿元;其中发放认股权贷款142 笔,累计发放贷款14.29 亿元。

4

投贷联动贷不动

投贷联动在中国贷不动,问题在哪里?

风险容忍度低。商业银行和风投有着迥异的风险容忍度:银行追求资金量大、薄利、防御性风险管理,依赖抵质押和良好的经营表现,而风投、私募等机构着重高风险、高收益、成长性更大的企业,追求资金量小、高利、超额收益摊薄风险。虽然2016年的《指导意见》提出“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时,试点机构应当合理设定科创企业的贷款风险容忍”,但对合理设定没有量化标准,在不同的监管要求下银行承担和风投一样的坏账风险。银行不敢贷!

认股权比例高。不敢贷的前提下,银行为了对冲风险,以股权溢价收益抵补风险,通常要求较高比例的认股权证,某种程度上将认股权当作了盈利工具也不仅是风险缓释工具。而硅谷银行通常认股比例不超过1%。高认股权证会带来明显的劣币驱逐良币的逆向选择,愿意接受股权较大稀释的创投企业,存在高运营风险;处于上升通道、有极大发展空间的创投企业,难以接受股权被极大稀释,不愿接受认股权高的银行贷款。银行贷不动。

时间期限不匹配。作为一种风险缓释手段,只有当股权能够兑现时,认股权才有实际意义。通常风险投资基金设置周期为十年,很有可能在前五年,给初创企业的贷款都是坏账,但最后五年企业上市退出,认股权兑现能完全覆盖前五年的坏账,这也是硅谷银行的成功样本。银行的风险规避属性,使得在参与股权投资时也往往会提前锁定投资期限和退出方式,要一个明确的结局,往往还等不到上市退出错失良机。银行没耐心。

尾声

归根结底,投贷联动贷不动的深层原因是理念和认知的问题。银行贷款,本质是对过去投资,衡量指标是抵质押品和经营现金流,通过确定过往获得确定收益。而风投和投贷联动的本质是对未来投资,衡量指标可能是波特五力、行业前景、市场竞争力,通过前瞻眼光成就不确定的超额收益。在我国银行混业经营未能突破的前提下,这一根本逻辑上的差距,让投贷联动的未来前景不确定,中关村银行的未来也难言定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