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南京金交中心总裁、温州温都金服董事长等20人被抓,涉嫌非法吸存

来源:admin日期:2020/12/23 浏览:63

  导读:“平安鹿城”今日(12月16日)发布警情通报称,“温都金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专案组已于12月14日对“温都金服”董事长郭某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已对20名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21金融圈

  记   者丨谢水旺

  编   辑丨金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温金中心事件后,“平安鹿城”再发警情通报。

  12月16日,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区分局官方公号“平安鹿城”发布警情通报称,2020年6月28日,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区分局依法对温州温都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温都金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并将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全面开展案件侦办和追赃挽损工作。

  2020年12月14日,专案组对“温都金服”董事长郭某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已对20名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启信宝显示,温都金服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深圳市华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温州报业传媒有限公司、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分别持股48%、47%、5%。温都金服董事长是郭乐天,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是周向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记者查询发现,郭乐天和周向勇都是资深媒体人。郭乐天曾担任过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副社长、温州都市报总编辑;郭乐天退休后,2018年4月,温州商学院传媒学院正式揭牌成立,他被聘任为首任院长。周向勇曾担任过温州都市报副总编。

  值的一提的是,温都金服股东之一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简称“南京金交中心”)也牵涉其中,其为温都金服提供资产。

  今年7月,“平安鹿城”曾发布警情通报称,2020年6月28日,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区分局依法对温州温都金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目前已对曾某某等13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曾某某”系南京金交中心总裁曾克庆,已经失联。

  南京金交中心官网显示,其是经江苏省金融办批准设立的江苏省首家、南京唯一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延伸:温金中心“爱晚基金”产品逾期近15亿:大股东物产中大(600704,股吧)“踩雷”2.1亿

  温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简称“温金中心”)逾期风波已近一年,近期又有新动态。

  近日,21金融圈记者采访了解到,温金中心发行的“爱晚养老系列产品”逾期近15亿元,其中温金中心的大股东物产中大也认购了2.1亿元产品。

  在温州市金融办的督促下,投资者等来了温金中心的解决方案,物产中大先行垫付22.5%本金,与投资者达成和解协议,后续由债权人自治委员会清收回款,再去兑付。

  但部分投资者对上述方案并不满意,他们担忧最终只能拿到22.5%的本金。

  7月21日下午,21金融圈记者联系了浙江爱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爱晚基金”)负责人,他表示:

  “第一,我们的最新信息是,和解协议签约率达到91%左右,一共2100名投资者,约91%的投资者领走了22.5%的本金;

  第二,目前投资者选举产生了债权人自治委员会,负责处置资产和解决兑付的问题;

  第三,爱晚基金的公章等所有材料,都移交给了自治委员会,由物产中大、温金中心牵头,爱晚基金配合,最近在做资产核查及回收预期,会给投资者一个公告。”

  “我对资产情况比较了解,物产中大现在拿出22.5%本金,其余资产处置以后,实现普通投资者兑付,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上述爱晚基金负责人说,产品资金流向了养老项目,逾期以后,虽然举步维艰,但温州项目已经竣工验收了,安徽的项目也在销售过程中,实现兑付并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

  针对部分投资者的顾虑,爱晚基金负责人表示:“投资者之间意见也是不一致的,大家基本认可了上述方案。不过,签约和没签约的投资者都一样,都是债权人。”他说,只要底层资产在,剩下就是处置方法的问题,将尽快实现投资者更多兑付。

  7月21日,21金融圈记者多次拨打温金中心负责人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温金中心于2014年9月18日成立,启信宝显示,上市公司物产中大集团是大股东,持有45%股份。

  爱晚基金和温金中心是什么关系?

  作为对上述方案提出异议的投资者之一,李飞于2019年1月在温金中心线上认购了“爱晚聚宝”产品,起始日为2019年1月30日,到期日2019年8月1日,预期年化收益率7.2%。

  温金中心《“爱晚聚宝”产品认购协议》显示,甲方是投资者,乙方是浙江爱晚德凯億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丙方是温金中心,保障措施是爱晚基金提供赎回。

  协议称,甲方同意爱晚基金作为管理人,募集资金主要投资于阜阳养老中心的投资建设,在项目工程投资期间,闲置资金可投资于经管理人认可的高安全性、高流动性产品,以确保资金的保值增值。

  “这背后是个交易结构问题,阜阳项目方想要借钱,爱晚基金作为管理人,投资者组成有限合伙企业,即爱晚德凯億投资。通过这个有限合伙企业,一是跟阜阳项目方建立风控关系,二是充当通道角色,把资金给到阜阳项目方。”爱晚基金负责人解释称。

  爱晚基金官网显示,该公司由温金中心牵头,由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等共同发起成立,注册资金5000万元。启信宝显示,爱晚基金共有六名股东,股权结构比较分散,但其中却并没有温金中心的身影。

  “爱晚基金和温金中心之间确实没有股权上的关系。”爱晚基金负责人坦言,但在爱晚基金成立之初,温金中心派驻了相关人员,包括董事、监事、员工等。在他看来,温金中心是爱晚基金的特别权力人,即有随时入股的权力;同时,在爱晚的产品发行过程中,温金中心也在全程监管。

  值得一提的是,21金融圈记者查询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发现,爱晚基金在已注销私募基金管理人名单中,注销时间是2016年8月1日。

  爱晚基金负责人表示,爱晚基金设立伊始,确实有私募资质,但在2016年,在私募和交易所模式中选择了后者,主动放弃了私募资质。交易所发行产品不符合私募备案要求,比如,起投门槛低于100万元。

  李飞表示,2019年8月1日,温金中心停止兑付本息。据他提供的爱晚基金资料显示,资金大部分投入到深圳、温州、滁州、阜阳四个养老及大健康项目中,少部分投资于温金中心发行的其他票据类项目及股权项目中。

  截至2019年8月8日,爱晚基金养老产业系列定向投资计划产品存续规模约14.79亿元,其中物产中大通过有限合伙企业认购了约2.1亿元。对于逾期14.79亿元一事,爱晚基金负责人予以确认。

  金融办督促温金中心及股东处置

  李飞表示,2019年11月底,爱晚基金曾出具《爱晚养老系列产品处置方案》,根据该方案,2020年底前,预期回款83.06%,可以基本覆盖自然债权人的债权。“当时,大家以为可以解决了。”

  对此,爱晚基金负责人表示,确实有过这个方案,不过只是对资产回收做了预期,并不是处置方案。根据当时的经济形势,预期过于乐观了,谁也想不到,后来碰上了疫情。

  今年6月初,李飞收到了温州市金融办的回复。温州市金融办表示:

  “针对温金中心爱晚基金风险处置问题,我办高度重视,严格按照国家、省清整办清理整顿有关工作要求,全力推进风险处置化解工作,压实温金中心风险处置市场主体责任,督促温金中心及股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盘活底层资产,加快制定爱晚基金产品风险处置方案,依法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图 / 图虫

  温金中心不承担兜底责任

  近期,投资者终于等来了温金中心的处置方案。

  7月初,温金中心向投资者通报了《爱晚养老系列产品风险处置方案推进情况》,表示,已与大多数投资人达成一致。

  截至6月30日,《协议书》签约人数已达1270人,签约率为60.65%,物产中大的流动性借款已经到位,并按本金余额的22.5%向投资人根据签约顺序先行支付。

  温金中心还称,投资人剩余金额由爱晚产品底层资产清收回款偿付,温金中心不承担兜底责任;物产中大和温金中心牵头主导爱晚产品底层资产清收处置,投资人自治委员会参与监督。其中,底层资产清收回款对包括签约和不签约的所有投资人按所持产品份额分配。

  李飞提供的协议书显示,协议书签署完成且支付协议书第一条约定的款项(甲方温金中心仅承诺协调物产中大的流动性借款及时到位)后,甲方退出因为产品签订的原来所有相关合同,在甲方挂牌的产品已结束,产品对应的债权债务关系为乙方对丙方及丙方关联方的债权债务关系,甲方不再承担对产品相关的所有职责,不享有其他权利和承担任何义务。

  协议书显示,乙方即签约投资者,丙方是爱晚基金、爱晚德凯億投资等公司。债权人自治委员会由投资人(包括乙方)协商组建,由签定协议书同意和解的投资人通过公允选举的方式选举产生。乙方同意由自治委员会负责对产品底层资产进行清收,并将清收回款及时按协议约定分配给乙方。

  “我的理解是,自治委员会下面还有一个专家小组,由物产中大、温金中心代表、律师、会计师等人员组成,对于资产处置会有进一步方案,最终再由自治委员会决策。”爱晚基金负责人解释称。

  本期编辑 陈思,实习生思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0